特斯拉的影響力何在?看完這份報告就明白了


這份可持續發展報告呈現了一個更加立體的特斯拉

撰文?/ 涂彥平

編輯?/ 張??南

設計?/ 趙昊然

全球風頭最健的電動汽車公司特斯拉剛剛迎來又一個高光時刻:6月10日,市值達到1901億美元,首次超過豐田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車企。

成立17年的特斯拉究竟是一家什么樣的企業?6月9日發布的《特斯拉影響力報告2019》或許能很好地回答這個問題。

這是特斯拉第二次發布影響力報告。去年,特斯拉發布了第一份影響力報告,目的是衡量產品和運營對環境和社區的影響。

在2019年影響力報告中,特斯拉進一步拓展了報告的范圍,“許多環境報告都關注產品制造階段產生的排放以及未來的能耗目標,但我們強調了目前我們產品的總體環境影響。”

現在車輛產生的絕大多數排放都出現在產品使用階段,即消費者使用汽車時。因而,特斯拉認為,“在制造和消費者使用這兩個方面提供信息可以更清晰地揭示特斯拉產品對環境的影響。”

整篇報告可以說是特斯拉的一份可持續發展報告,它從特斯拉生態系統、環境影響力、產品影響力、供應鏈、人與文化等五大方面展開,呈現了一個更加立體的特斯拉,也披露了很多有意思的信息。

報告開篇第一句話就提到了特斯拉的使命:“特斯拉存在的根本目的是讓世界加速向可持續能源過渡。”

基于這個使命,特斯拉不只是一家電動汽車公司,更是一家能源公司——這大概也是它與其他汽車公司的區別所在。

“在特斯拉,可持續發展是驅動我們的動力,它不僅僅關乎我們的產品——還推動著我們企業的價值觀、生產和使命。可持續發展是我們所做的一切的核心,也是我們每天工作的動力。”

當然,一切可持續發展都首先建立在經濟的可持續上。“如果無法在長期確保財務可持續性,就很難對環境可持續性產生重大而持久的影響。”特斯拉對此有清醒認識。

2019年,特斯拉首次產生了超過10億美元的正自由現金流。“我們認為,可持續的未來在經濟上不可行的觀點不再有效。”特斯拉在報告中表示。

以下是對該報告重點內容的摘錄。

環境影響力

1.特斯拉生態系統:Solar Roof、Powerwall、Megapack

特斯拉的使命是加速世界向可持續能源的過渡。具體來說,包括安全地制造、服務并提供全電動汽車、太陽能屋頂以及可無限擴展的清潔能源生產和存儲產品。

特斯拉致力于打造一個完整的能源和運輸生態系統。為此,特斯拉還制造了一套獨特的能源產品,使房主、企業和公用事業公司能夠生產并管理可再生能源的產生、存儲和消費。

房主可以安裝太陽能電池板或Solar Roof,使用100%的可再生能源為房屋供電,還可以將電能儲存在Powerwall中,從而在能源使用高峰期和夜間提供電力,也可以在電網停電時提供電力。

同時,根據他們的特定要求和項目的規模,公用事業公司和企業可以購買Megapack來滿足其儲能需求,這是一種可以無限擴展的儲能系統,能夠在整個電網中提供更好的控制、效率和可靠性。

截至2019年年底,特斯拉已安裝了近3.7 Gigawatts的太陽能系統,累計產生了16.6 Terawatt hours(TWhs)的無排放電力。

自2012年特斯拉開始生產Model S以來,其設施產生的電能是特斯拉用于運營所有工廠的總能源的數倍。

2.特斯拉電動汽車使用周期排放遠低于車型平均水平

電動汽車一定比燃油車更環保嗎?這是很多電動汽車反對者經常會提出的質疑。特斯拉的報告對比了整個使用周期中電動汽車相對于內燃機車輛對排放的影響。

報告使用了所有特斯拉Model 3車輛行駛超過40億英里的平均能耗,包括充電過程中的能源損失。對于內燃機車輛,報告使用了《消費者報告》提供的真實燃料消耗數據。根據該數據,2019車型的中型高檔轎車平均油耗為23.6 英里/加侖,如果算上石油開采、精煉和運輸中產生的排放,這相當于每英里排放約420克二氧化碳。

即便使用官方的EPA能效等級來衡量一輛油耗為56英里/加侖的豐田Prius,排放也相當于每英里177克二氧化碳(包括石油精煉和運輸),而電動汽車整個使用周期的排放仍會比Prius少。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電動汽車相對于燃油車的優勢更加凸顯:隨著內燃機車輛的老化,只有適當保養,其燃油效率才能保持穩定。而隨著更清潔的能源加入電網,為電動汽車充的電會更加“綠色”,充電產生的排放會繼續下降。

3.電動汽車充電帶來的碳排放逐年降低

盡管每個地區的電網都不同,但電動汽車充電時帶來的碳排放每年都在降低。在美國,可再生資源產生的能源迅速增長,在2018年約占新發電量的43%。

為一輛紐約特斯拉汽車充電所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等于燃油經濟性為144 英里/加侖的內燃機車輛的排放量(市場上沒有此類車輛)。即使在密西根州為特斯拉充電時(其中約64%的能源來自煤炭和天然氣),特斯拉車輛的排放量仍等于燃油經濟性為55英里/加侖的內燃機車輛的排放。

隨著越來越多的地區采用可持續能源解決方案來發電,與電動汽車充電有關的排放將進一步減少。

電動汽車客戶可以通過在家里安裝太陽能電池板或Solar Roof以及諸如Powerwall之類的儲能解決方案,從而加快增加可再生能源組合的過程。

即使考慮到太陽能電池板、Solar Roof和Powerwall制造過程中的碳足跡,這種努力也可以大幅減少電動汽車使用周期里的碳足跡。太陽能充電車輛剩余的使用階段排放來自公開可用的快速充電,這種充電方式每年都變得越來越“綠色”。

4.特斯拉擁有電動汽車中的最高能效

報告稱,“特斯拉汽車在迄今為止生產的所有電動汽車中擁有最高的能源效率。”

在Model S生產初期,EPA工況的能效為3.1英里/千瓦時。現在,最高效的Model 3 Standard Range Plus(SR +)車型EPA工況的能效為4.8英里/千瓦時,“超過了目前投產的任何電動汽車”。Model Y全輪驅動EPA工況的能效為4.1英里/千瓦時,這使其成為“迄今為止生產的最高能效電動SUV”。

隨著不斷提高技術和動力系統效率,特斯拉汽車的能源效率將隨著時間的推移進一步提高。隨著操控性、加速和最高速度變得不太相關,特斯拉的高里程產品(例如未來的Tesla Robotaxis)將被設計為具有最高的能源效率。這樣,特斯拉將盡可能為客戶降低成本,并減少行駛每英里的碳足跡。

5.通過簡化設計和本地化減少生產碳排放

隨著產品產量繼續提高,特斯拉致力于實現這樣一個目標:在運營全世界的特斯拉制造業務、車輛充電和其他業務中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2019年,生產一輛純電動汽車產生的排放已經幾乎與生產一輛普通內燃機汽車產生的排放差不多。但電池制造技術仍在快速改進,特斯拉預計制造電動汽車所需的能源和相關排放在不久的將來大幅下降。

2018年下半年,特斯拉啟動了運營能源效率計劃(OEEP),旨在減少弗里蒙特、內華達州和布法羅工廠的能源使用量。2019年,OEEP幫助特斯拉實現了能源消耗下降。特斯拉的目標是在自己所有制造設施的屋頂上安裝盡可能多的太陽能面板。

特斯拉的地區制造戰略的基礎是減少運輸零件和成品所產生的碳排放。從可持續性的角度來看,在每個地區垂直整合特斯拉工廠有助于減少運營的碳足跡。

簡化的工廠設計以及工廠附近的本地化供應鏈節省了時間并提高了效率,而本地化交付則節省了外發物流成本。

根據從美國工廠運作中學到的知識,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建立和實施最簡化的流程,不但節省了時間和金錢,并且在每輛汽車的生產中減少了碳排放。

6.打造長壽命電池增加車輛利用率

特斯拉電池組的壽命比汽車更長。特斯拉估計,普通車輛報廢前在美國的行駛里程大約為20萬英里。打造一個續航里程為100萬英里(4000至5000個充電周期)的電池將大大減少每輛汽車的排放。

在未來,一輛具有100萬英里電池續航里程的特斯拉汽車的利用率可能是美國普通車輛的5倍以上。由于每輛汽車在生產階段都會帶來一部分碳足跡,因此使用這種續航里程超過100萬英里的車輛會大大減少汽車使用周期中每行駛一英里的碳足跡。

7.報廢電池100%回收利用

出于環境和商業方面的考慮,延長電池組的使用壽命與回收相比是更好的選擇。在電池組退役并送去回收之前,特斯拉會竭盡所能延長每個電池組的使用壽命。

特斯拉估計,美國普通內燃機汽車在使用17年后報廢,屆時車輛的里程表將達到20萬英里。正在使用中的超過100萬輛特斯拉汽車的數據表明,在行駛里程為15萬至20萬英里之間的車輛中,電池組的平均衰減率不到15%。

因為電池組被設計為可以使用多年,現在特斯拉回收的電池數量有限。特斯拉目前回收的大多數電池都不是消費者用過的,而是研發和質量控制方面產生的。特斯拉報廢的鋰離子電池100%回收利用。

現在,特斯拉與世界各地的第三方回收商合作,處理所有廢舊電池,回收有價值的金屬。特斯拉目前正在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開發一種獨特的電池回收系統。

報告披露了一組數據:特斯拉在2019年送去回收的鋰離子電池金屬包括1000噸鎳、320噸銅及110噸鈷。

8.制造每輛車的用水量減少45%

發電是美國取水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在熱電領域,水蒸發后推動蒸汽渦輪發電機發電,還可以用來冷卻發電設備。這意味著清潔太陽能不僅可以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還可以減少水消耗。

2018年,特斯拉為制造業務確定了每輛車5.2立方米的用水基準。2019年,特斯拉將每輛車生產過程中的用水量減少了45%至2.9立方米。

9.靠出售排放積分獲益6億美元

2019年,特斯拉在全球范圍內交付了超過36.7萬輛電動汽車,同時,通過向其他汽車制造商出售監管積分,特斯拉獲得了近6億美元的收入。

雖然現在內燃機車輛制造商從其他公司購買監管積分以抵消其二氧化碳排放是一種常見的做法,但這不是一種可持續的策略。為了滿足全球越來越嚴格的監管要求,汽車制造商將被迫開發真正具有競爭力的電動汽車。

特斯拉提出:“我們希望每個汽車制造商每年都努力生產數十萬輛電動汽車。只有所有汽車制造商都推動整個行業向電動汽車轉變,才能實現大幅度的減排。”

產品影響力

1.特斯拉Model 3價格與同級別燃油車相當

產品是特斯拉使命最重要的基石,不僅要造最好的電動車,還一直致力于造最好的車。特斯拉的初心,就是不僅開發可持續發展的產品,更要用盡各種方法開發優于化石燃料的替代品。

許多人錯誤地認為選擇一款可持續的產品則意味著要求消費者在性能和價格方面做出妥協,但是特斯拉汽車集性能、安全、高效和極具競爭力的價格于一身。同樣,特斯拉的能源產出和儲存產品為城市和郊區都提供了可靠的平價能源。

特斯拉Model 3是唯一一款即使在補貼前價格都與同級別燃油車相當的電動車型,不幸的是,如今市場上其他大部分電動車型的價格都要比同級別燃油車高出1萬-2萬美元。

2.特斯拉電動車的續航和使用頻率表現優秀

從創建之初,特斯拉便專注于提升產品的實用性,使產品對于消費者來說更好更有用。電動車的續航和使用頻率直接決定了它是不是車主優先使用的車型。

由英國RAC基金會收集的在購買電動車后三年內追蹤年行駛里程的數據顯示,電動車的續航里程和年行駛里程之間有明顯的聯系。Model S和Model X的續航里程和年行駛里程是迄今為止最高的。

3.續航與充電網絡讓長途旅行無憂

自2012年推出以來,Model S的續航里程增加了近50%,從265英里(426公里)增至391英里(629公里)。特斯拉關注提升能源效率,用同尺寸電池實現更卓越的續航里程,使得Model Y增重10%依舊與Model 3續航里程相當。Model Y是迄今為止同級別車型中效率最高的電動車,可實現316英里(508公里)的EPA(美國國家環保局測試的)續航里程。

對于那些超過車輛續航里程的旅途來說,一個覆蓋熱門旅行路線的強大快速充電網絡至關重要。因此,特斯拉花了多年時間在北美、歐洲、中國和亞太地區建立超級充電網絡。在2017年至2019年間,該網絡的規模幾乎翻了一番,并且今天還在繼續擴大。

4.自動駕駛方法植根于漸進式軟件更新

自2016年10月以來生產的所有特斯拉汽車都配備了一套外部攝像頭、附加傳感器和車載計算,用來增強高級安全功能,如自動緊急制動、車道偏離警告、前方和側面碰撞警告、障礙物感知加速、盲點警告等。所有這些功能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通過軟件更新而不斷改進。

自2016年10月以來每一輛特斯拉都配備了完全自動駕駛所需的傳感器套件,這些汽車也都為特斯拉的自動駕駛研發提供了支持。

特斯拉的垂直整合和規模為公司提供了數十億英里的全球真實世界數據,這些數據是在特斯拉汽車行駛過程中收集的。這有助于特斯拉識別邊緣案例,訓練自動駕駛系統,并無需激活就能測試功能在現實世界中的表現。

特斯拉自動駕駛方法植根于漸進式軟件更新。

首先,利用車隊在道路收集的現實世界數據中產生的洞察力來構建新的功能或更新,然后根據大規模數據集來驗證這些功能或更新。在推出某項功能或更新之前,特斯拉可能會在“影子模式”下進行測試,以確定某項功能在現實世界中的表現,或者在全面發布之前,與特斯拉早期訪問計劃邀請的成員分享該功能,征求他們的意見。

一旦一項新功能經過徹底測試和充分驗證,特斯拉就會通過空中軟件更新將其發布到車隊中。自從引入完全自動駕駛硬件以來,特斯拉已經發布了數十項軟件更新,使車輛變得更加智能和強大,包括自動駕駛導航等功能。

2019年,在美國,一輛參與自動駕駛的特斯拉汽車每行駛100萬英里發生0.3起事故,而美國的平均水平則高出約6倍,平均每100萬英里2起事故。即使在只啟用主動安全功能的情況下,特斯拉車輛在2019年的碰撞率也比美國平均水平低4.5倍。

5.獲得多個5星安全評級

Model 3和Model Y雖然沒有發動機,但它們的性能與中置發動機汽車類似,“這是由于電池組位于中心位置,而且后電機位于后軸略前的位置而不是后軸之后。”這種架構不僅增加了汽車的整體靈活性和操控性,還通過最小化旋轉動能提高了穩定性控制能力。

Model 3在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碰撞試驗中獲得5星級安全評級。

僅在2019年,特斯拉汽車就從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的安全評級機構獲得了5星級評級,如果把這些評級加起來,總共獲得了100多顆星。

此外,特斯拉的所有安全功能都是每輛車的標配,評級都是基于特斯拉標準的安全設備。“在特斯拉,我們不認為安全能夠用來選配。”

6.特斯拉起火概率遠低于燃油車

媒體經常報道電動汽車起火,并不能說明電動車起火就比燃油車起火更普遍。事實是,與特斯拉汽車相比,燃油車起火的概率要高得多。據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僅美國就發生了18萬多起汽車火災。

由于公眾的誤解,特斯拉決定開始每年公布車輛火災數據。從2012年到2019年,特斯拉每行駛1.75億英里發生一次起火事故。相比之下,美國國家消防協會(NFPA)和美國交通部的數據顯示,在美國,每行駛1900萬英里就會發生一次燃油車起火。

7.通過產品優化和積極投入來確保車輛網絡安全

2012年以來生產的每一輛特斯拉汽車都能接受軟件空中升級,特斯拉率先提出了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斷改進和提高性能的汽車概念。這些更新引入了新的特性和功能,使車輛更智能、更安全、駕駛更愉快。

特斯拉還利用這一系統來確保車輛不僅在交付時安全,在其整個生命周期中會繼續保持安全。“到目前為止,我們是唯一一家能夠在整個車系中持續增強軟件功能的大型汽車公司。”

無論是通過正式的活動,比如Bug懸賞計劃或Pwn2Own研究競賽,還是不太正式的交流渠道,特斯拉都在不斷地與世界各地的學術研究人員和安全專家合作。

供應鏈責任

1.通過IMDS注冊來確保材料采購負責

特斯拉承諾只采購優質可靠的生產原料。《特斯拉供應商行為準則》(準則)和《人權與沖突礦產政策》概述了對所有供應商和合作伙伴的期望。

特斯拉致力于讓供應鏈中的工作環境安全人道,確保工人受到尊重,確保制造過程對環境負責。要求供應商證明其管理體系可以使整個運營達到最佳的社會、環境和可持續性實踐,并做出對供應鏈中采購高度負責的承諾。

特斯拉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供應商,許多一級供應商都是從次級供應商處采購原材料。因此,準確地確定原產地是一項艱難的任務,但特斯拉的背景盡職調查為供應鏈增加了透明度。

一級汽車制造供應商需要在國際材料數據系統(IMDS)中注冊并完成國內和國際材料合規要求,以滿足歐盟和其他國際材料和環境相關法規的要求。此要求適用于特斯拉的所有供應商,是其生產零件批準流程的一部分。

2.提高供應鏈中鈷源的透明度

為了進一步提高鈷供應鏈的透明度,特斯拉采用《責任礦產倡議(RMI)的鈷報告模板》從相關供應商處收集詳細數據。當認識到鈷供應鏈中存在人權問題的風險更高,特別是剛果的童工問題,特斯拉隨即制定了從供應鏈中消除此類風險的程序。

特斯拉的電池使用的是富含鎳的陰極材料,其鈷含量低于工業上其他廣泛使用的陰極化學物質,特斯拉的終極目標實現無鈷化。電池的部分采購直接從經驗證符合特斯拉規范的原產商處購買鈷材料。

特斯拉利用汽車行業的IMDS,以最好的方式識別含有鈷的一級汽車供應商。此外,能源生產和存儲業務部門的供應商也被要求提供其鈷源信息。特斯拉還建立了專門的內部資源來管理盡責采購工作。

通過各種努力,特斯拉鎖定了鈷供應鏈所在主要區域。特斯拉還幫助供應商調整內部鈷源流程,與供應鏈中的冶煉廠和礦山接觸。這是提高特斯拉供應鏈透明度和最大限度地降低供應風險決策的一部分。(《特斯拉影響力報告2019》全文將刊登于《汽車商業評論》2020年6月刊雜志,敬請關注。)

波克捕鱼怎么赚钱 庞大集团股票吧 长沙麻将节节高是什么意思 姚记棋牌官方安卓版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深圳风采什么时候开奖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走势开奖结果 钱盈配资 白小姐四肖精选期期准 海王捕鱼最新版 双色球什么是胆码和拖码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云南时时彩开奖视频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太白 管家婆精选二四六码 福彩开奖号码今天 捕鱼游戏怎么玩打哪里